151118 7625

151118 7609

DSCF2108

DSCF2093

從金從宛,宛意為,凹形。金與宛聯合起來則表示,金屬制的凹形器皿。

日本平安時代藤原定家的『明月記』中便記述了,用金鋺盛放挫冰以及製作挫冰的趣事。

所謂君子不器,行之不器,量之不器。所謂器者,形也。有形即有度,有度必滿盈。

有時候看到古樸的器皿,心動歡喜的同時亦會自問,陷於形樂於器不也是一種局限與執著嗎?

器之於我們,除了器皿之所用之外,能否也能給予些許的思考和反省呢?

大寺幸八郎商店的金鋺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otera/kanamari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