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118 1643

151118 1621

151118-2284

151118 1639

「從前車馬很慢,書信很遠……」,這是木心的『從前慢』裡的名言。

忽然發現,現在寫信的機會真的是少之又少了。每天淹沒在電子郵件的海洋裡,卻忘記瞭如何提筆慢慢的寫下一行充滿溫情的閒話。常常會想,現代人的生活,到底是進步了還是後退了。是不是可以考慮用一把金工天國的信封刀,開啟從前書信時代的儀式感。

金工天國的信封刀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amakuni/



151118 5927

151118 5899

151118 5928

151118 5876

【人間真味是清歡,人生至福乃日常】

梅雨漸入,盛夏溽熱,在超市或傳統八百屋店鋪也看到了新鮮採摘的黃澄玉米,青中泛黃的梅子,水嫩透亮的紅壤西瓜,清清白白的大蘿蔔,色彩喧鬧,人間煙火。

又是一年盛夏梅雨季了啊,不由得感嘆到。紅了櫻桃,綠了芭蕉,但也雨水漣漣,濕濕漉漉。而上天便是如此一邊給予,一邊歷練,若能領悟到,得與失乃為自然平衡,得中有失,失中有得,有捨有得,不捨不得。

今夏此刻滿目的時蔬鮮果,是枝裕和先生早期的電影『步履不停』的畫面也一格一幕浮現在眼前。湘南海邊的老宅,廚房裡母親給女兒嘮嘮叨叨地誇讚著蘿蔔的萬能,煮也好吃,炒也可以,用來炸也是不錯的。同時也不忘了挑剔女兒的廚藝。

客廳桌几上沁涼的麥茶、紅透的西瓜、黃燦燦香噴噴剛出鍋的玉米天婦羅。一年一家人難得齊聚卻是祭祀已離世15年的大哥的忌日,父母的長子,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。

母親剝著玉米粒閒聊著大兒子童年耍機靈掩蓋偷玉米的趣事,炸著玉米天婦羅笑嘻嘻也念叨著,玉米天婦羅是大兒子的最愛的。食物承載著對大兒子深沉的思念,然而父母的執念,將小兒子童年的抖機靈的故事硬是套在大兒子的身上。

眼前的看不見,離開的放不下,小兒子欲想辯解些什麼,張口又止了。逝者長已矣,生者何戚戚。看不穿,放不下,苦了自己,饒不過周遭的親人。小兒子內心的空洞,又將如何填平呢?

父母與子女在漸行漸遠中,學著離別,互相祝福。即便時間流逝,成家立業,為人父母,即便眼睜睜看著父母年華老去,只能不知所措地遠遠看著同樣不知所措的父母。

梅子青青,玉米輝煌,盛夏光年,生命璀璨,日子綿長,人生路上,即使步履不停,匆忙趕路,但總有那麼一點來不及去表達對子女的眷戀,對不父母的不捨。

或許人生就是不斷地失去,時間終將帶我們找到諒解的出口。而留在心間的那抹遺憾倒像嘴裡含了一顆千斤重的橄欖,理不清,道不明的人生之味吧。

西川登竹工藝的日式冷蕎麥麵竹屜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nishikawanobori/soba.html
小石原燒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koishiwara/mame.html
安比塗漆筷子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appi/hashi.html
吉向窯的蠶豆筷架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kikkou/soramame.html



151118 7744

151118 7589

70f8adfd

_DSC0283

夏日是煙火璀璨的海邊嬉戲,夏日是玻璃器皿中細細銀絲的清涼素面。

夏日是午後歇涼時,不經意間穿過耳邊的叮叮噹當風鈴聲。

在尚無空調冷氣的時代,日本人對夏日涼風的感知便來自於風鈴的搖晃聲。儘管是心靜自然涼的自我安慰,也會在叮叮噹當的撞擊聲中恍惚感到絲絲拂面而過的涼風。

目前在日本所見到的鐵製風鈴,始於大正時期的岩手縣南部鐵器。玻璃制風鈴的生產則始於江戶時期。當然最早的風鈴則為銅製,以富山高岡最負盛名。

小笠原陸兆的南部風鈴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rikucho/furin.html
TOUCH CLASSIC的風鈴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touchclassic/furin.html
能作的黃銅風鈴
https://www.shokunin.com/zh/nousaku/furin.html